可释然一笑的艳遇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911℃ 0评论

  看照片时,觉得这男孩够酷,很fation,又有肌肉。眼睛不大,眯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高傲。
  看文字时,觉得这男孩犀利,很简洁,又精准跟直中要害。
  简单聊了几句,便觉有一种牵引。竟无代沟。
  比他大16岁啊。
  老公倒是怂恿:收了他,处男也说不定。
  不可能,哪有19岁的处男?再说,他的老练根本不是处男的样子。
  的确。
  偶尔淡淡地聊天,能感觉到他的收放,以及恰到好处的言语张力。
  那天夜里,临睡前,随手发了张自己的照片给他,又没耐心等,就在临睡前看了眼,他回:这是发骚了吗?
  一阵脸红。
  这孩子,真会撩人。
  就这样躲躲闪闪地过了几天,终于他问:想吃我这嫩草吗?
  太罪过了,我说。
  要是我乐意呢?
  那我是在犯错。
  错是惊险的风景。你已经站在边缘处,何不一跃?
  我躲闪过去了。
  怕跳下去万劫不复,他才19岁,而我已经35岁,虽然可以像两个成年人的调情,甚至更契合。
  一个早上,老公求欢,忍不住又提及。
  老公自然是激情奔涌,连连怂恿鼓励,甚至帮我想象:你看,他若在你怀里,含你的乳头,唤你妈妈,岂不刺激颠倒你的底线?
  一股热流,我想,我心动了。
  但仍收敛着,等待时间将他淹没。
  我不是一个喜欢羁越的人。
  但是那孩子,消失几天后,在我想念的边缘,又突然一个闪身。
  还想犯错吗?他问。
  怎么犯?
  你做我的马,我驯服你于胯下。
  他的话永远精简有力。我想了想,问:时间?地点?
  等我10分钟。
  10分钟后,他发来地址,和时间。说:我会早到等你。
  这孩子,简直比中年男人还老练,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他经历丰富导致,却直觉是他的惯有行事风格。
  对老公说:这么大点孩子,还在读大学,似乎不该他来支付一些费用。毕竟有一种我占人便宜的感觉。是不是我这么想也不对?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老公笑,摸我胸一把,揶揄地说:准备喂奶吧。
  切!
  我扭身去洗澡。
  这是间并不好的旅馆,很LOW,他的词。
  但是我却已在情欲的顶端,并不会被这些外在的东西影响到情绪。反而觉得,更像高中生的胆怯举动。
  甚至我想,必要时候要无知一点,给他留有发挥的余地。
  看到他了。壮实的身体,很时尚的外形,一小撮性感的胡子。
  他递过来一杯水,说:小猪,快喝。
  这么宠溺的称谓,一刹那让我恍惚,又觉可心。
  想跟着,穿过楼道和走廊,这是家情侣酒店,楼道里都是暧昧不清的灯光,又像农村新婚夫妇新房里的俗艳布置。
  他表示对环境很抱歉。我笑着说:也别有风味。
  五星级酒店的雅致舒适自然好,这样的逼仄空间,又多出些不明不白的暧昧。
  进了房间,我微笑着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甚至不敢直视他。
  姐。他叫了声。
  我笑着想:也许叫阿姨也不为过。
  他拖了外套,坐在我身边,轻轻揽过腰。嘴唇压了上来,厚实的唇舌湿润柔软,紧实地将我的口包裹起来。
  一阵亲吻和吸吮。这孩子,很会接吻,吻得急促舒服。
  姐,你好敏感。
  说这话的时候,他在吃我的耳垂。
  在一阵急促的吻之后,我脱了鞋子。
  他托起我的腿,隔着黑色丝袜,从脚趾向上舔。
  有点在看片的不真实感,不知道他是故意为了迎合我近二十年的性经验,还是真的喜欢这样。
  他又分开我的双腿,隔着丝袜和蕾丝内裤,舔那里。
  我一直在担心,我这种理智的分析,会不会导致我的干涩。
  但是的确陌生和好奇,让我无法纵深一跃,沉入单纯的情欲里去。
  我总是在仔细感受他的每一个动作,想象他每一个动作的由来和动机,以及想要达到的目的。
  会不会是因为感情不够,所以无法充盈起迷乱?
  前戏好久好久,差不多快一个小时。
  总是这里舔吻,那里舔吻,并一直不将内裤褪下。
  是的,他将头埋在我怀里时,的确说了句:妈妈,我想吃你的奶。
  没有特别的刺激,却有细微的疼爱,抱紧他。
  脱了衣服,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感觉到他并不在一个很好地状态。
  一时间我略略有些失望,也许聪明的他,和我一样在审视着这次奇遇般的想见以及激情。
  佯装着很投入地吻,并用尽了彼此挑逗的技巧。
  终于,他恶狠狠地说:让我来*你吧。
  我却坐了起来,双手抱臂,问他:有T吗?
  如即将上马的将军,气势蓬勃的他,顿时颓然,问:非用不可吗?
  是。
  可能我会不太适应。
  很抱歉。
  看着他坐在床尾,默默打开一个套子,又开了手机音乐。
  他回过头,问:喜欢这音乐吗?
  音乐里是一个女人在呻吟。我突然想起,他说他很喜欢女人优美或淫 荡的叫 床声,我即刻想:莫不是我的声音并不能使他兴奋?以往的男人倒是很喜欢我癫狂和无所顾忌的声音,他呢?
  我还是笑笑,说:很好,很喜欢。
  拿了套子的他,状态更差了。
  于是躺在他怀里开始说话。
  摸着他胸口的体毛,倒是觉得愉快。
  他说:捏捏我的胳膊还有腹肌。
  捏了,很硬,块状。
  我说:真好,你身材真好。
  他说:你皮肤也很好啊,不过我现在锻炼的少了,只是每周打一次篮球。可能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对现在自己的身体还是很不满,是该下决心恢复以前的身材了。
  我暗自感叹年轻真好,年轻对自己有要求,有约束真好。我正处在女人走下坡路的台阶上,已经无法对自己有什么要求了,只能今天感叹今年尚可入目。
  休息了一阵子,他说:69吧。
  我为难地扭过身子。
  他却拖拽着我,相反相向趴下。
  他会前后一起舔,甚至企图入侵后面,我一阵阵地躲避。
  见他渐渐有了状态,就回过身来。
  替他戴上T。
  很温柔,很慢,又若有所思。
  是的,他的,尺寸上并不傲人,让人爱怜又担心。
  果然,竟不得进入。
  彼此都有些懊恼地急,便一个干燥,一个疲软。
  其实,彼此的心意是相通的,彼此是想尽自己所能,有个欢娱的时刻的。并且,彼此都很自信自己往日的表现的。
  然而,凑在一起,像是矛和盾,对立了一样。
  于是继续揉捏,粗鲁地前戏。
  他甚至将蕾丝内裤拉成一条线,勒在缝隙,上下左右拉拽,像琴弦一样,弹奏在那里。
  然而,期待中的忘乎所以总是迟迟不来。
  折腾了半个小时左右,他颓然去掉萎缩成一团的套子。
  又躺下。
  他拿起手机,找到一部野合的片子,问:要看吗?
  我看那个并不能有太多感觉。我说。
  瞬时觉得十分的无奈,才是第一面的陌生人,都需要看片来调节情绪,着实令人尴尬。多年夫妻这么做还差不多。
  他也悻悻然,关了手机,继续和我说话。
  一不小心,他一个扬手,手机掉进了床和墙壁的夹缝里。
  床是固定的。
  我们轮番想找出手机,但无果。
  很倒霉不是?我心里开始对他有歉疚。想必他对我也生出许多歉疚。
  我说:一会找服务生帮你吧。
  他说好。
  于是我开始穿丝袜,从下往上穿衣服。
  他说:要不,你帮我弄出来吧。
  我说:好,不过你刚才说你要很久,我就不敢尝试了,怕你又失望。
  他说:我可以先自己来,你最后帮我一下就可以。
  好吧。
  我并未将丝袜穿好,落在腿弯,我跪下,他找来被子垫在我的膝盖下。
  看着他快速地用手动作,我配合地迎上去,伸出舌尖,仰起头,尽量让目光迷离,然后看他又躲闪。
  不多久,他释放于我的口中。
  吐掉。
  漱口。
  穿衣。
  我说:回去冲洗再,我先走了,快去找服务员帮你把手机弄出来。
  他说好。
  就在我临出门的时候,他拦住我,一个深深的湿吻。
  我有些莫名的感动,想说声谢谢,但是没说。
  快到家的时候,他说:到家后报个平安。
  我说:谢谢你,很抱歉。
  我原以为,彼此的尴尬,会没有后面的结尾,还好,他修炼地比我好,不完美中做到了完整。
  这棵嫩草,我算是没有尝到。
  但又多了很多的感受。知道心中有别的挂念,所以无法集中精力去释放身体。情爱合一才是要紧。冲动是要受到惩罚的。
  最后,希望他在以后的情路上,会有更宽广的道路,希望我们能释然一笑。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可释然一笑的艳遇

喜欢 (1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