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女文青的性爱观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74℃ 0评论

  有段时间没写东西了,不少朋友问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年底了比较忙,实在没有闲暇时间;二是为了保证文章的可读性,以前的文章,或多或少都虚构了一些的情节,写到后来真快成小说了,没意思。三是燕子和雪都说我写的太色情了,把她俩写的太不堪了。尤其是燕子,抱怨我把她快写成老鸨子了。呵呵,本来嘛,我就是没事写着玩,既然闺蜜们这么大意见,那ok,以后姐妹系列我就不写了,就写点随笔、感想之类的吧。只不过,这样一来可读性就要差一些了,大家见谅吧。
  说正题吧,今天难得有空、有心情想写点东西,想来想去,就聊一点自己对性的看法和感悟,也可以说是自己的性路历程吧。
  好多朋友看了我的文章,估计不少人都会以为我是个放荡不羁、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吧。其实,事实还真不是这样。我家境殷实,从小父母非常宠爱我,但家教很严,学习以外的东西从来不让我接触。说句你们不相信的话,知道高考结束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小黄书、****,到大学处了男朋友后,才知道什么是性的真正含义。所以,我一直是给人以乖乖女的印象的,形象很正面的。
  别看我文章写的有点色色的,好像经验丰富,但其实算起来,到目前为止,我一共只经历过两个男人、两个女人。我应该算是自学成才的好宝宝吧。
  第一个男人,是大学时的男友,他是我们学院的师兄,比我大两届。人长得很帅,嘴很甜,能说会道的,可以说那种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人。我刚到学校就认识了他,当时他在学生会,帮我忙前忙后地做了很多事,对我很好,所以就稀里糊涂地跟了他了。大一上半年期末考试后,我把自己给了他。后来我大三、他毕业,去了外地工作,分居两地,这段感情也就无疾而终了。
  第二个,是前男友,我们俩是在毕业后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人长得一般,但身材高大健壮,性格稳重幽默,有种同龄人少有的成熟,挺有眼缘的。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在他的鲜花和美食的轰炸下,从被动牵手到主动迷恋,从被动上床再到完全沦陷,我被俘虏了。爱爱过程中,能感觉到他经验老道,什么都懂。各种姿势、技巧,都是他培养出来的。
  我比较喜欢传统姿势和女上位,舒服,也不累,还可以自己掌握力度和速度。而他最喜欢后位式了,说这个姿势最有征服欲。但我最怕这个姿势,主要是这样太深了,每次花心被撞到,都会让我又疼又麻,浑身无力。他曾经说,如果遇到流氓,想让我屈服,最好的办法不是刀子,而是鸡巴,狠狠地顶几下,我就投降了。
  我被他开发的挺彻底的,可以说,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被他深深的挖掘过了,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有段时间我们有些疯狂,只要有欲望就做,方式花样繁多,手、口、乳、穴、菊,轮番上阵。甚至不太分场合地点,战场遍布家里、车里、公共场所,几乎只要他体力还行,我们就做。燕子就说,我现在这具成熟、妖娆、性感、妩媚的肉体,都是拜那时所赐。可以说那段和谐无比的性爱时光,让我时至今日都难以忘怀。
  从心灵到肉体的臣服,让我一度认为,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所以,同居期间,我学会了做饭,收拾家务,洗衣服,照顾人,放下自尊,像个小媳妇似的,尽量照顾好他,并随时满足他的一切要求,包括哪些有些变态的要求(绑起来弄)。
  可能老天从来不会随人愿吧。这段感情维持了四年多,最终还是分开了。原因我不想说,反正我伤的很深。郁结的心情持续了将近一年,如果没有燕子和雪的陪伴,恐怕我现在都走不出这个阴影。
  看到这里,可能有些朋友会问,那大刘呢,他不是在性方面和你最搭的吗?大刘?嘻嘻,那是虚构的。怎么说呢,也不完全是虚构的,应该是我两个男友的合成体吧,是藏在我心底的老公的形象。高大、帅气、成熟、稳重、健壮、霸道,经验丰富、充满情趣,当然,关键是小弟弟一定要有规模。我承认,我有些小骚,挺在意小弟弟的尺寸的。无论是疲软状态下肥嘟嘟的一大串,还是勃起状态下粗长坚挺的一大根,仅仅从视觉效果上来说,都会让我想入非非。而幸运的是,两任男友都挺大的,让我在性体验上,一直有较完美的感受。
  再说两个女人。燕子,自不必说,我的发小;雪,是我的大学舍友。
  说起来我和燕子认识时间更长,在一起玩的也多,但第一次懵懂地感觉自己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同性之间的暧昧感觉,还真就是在大学时,和雪一起时发现的。
  当时我们宿舍共四个人,我和雪最为要好,另两个关系一般吧。有一次,好像是刚考完试,我考的不理想,心情很糟糕,于是想要出去逛街散散心。雪不在宿舍,于是我就有一搭无一搭地问起她俩去不去。她俩说没啥想买的(主要是没钱),问我要买啥。其实我不缺衣服,瞄了几眼衣橱,随口说道,买内衣。她俩半开玩笑半讽刺地说,怎么了,内衣小了?你又发育了?我当时完全没想到,她们会如此回答,正巧心情又不好,就一气之下说了句,自己不发育还管别人呀。结果,惹祸了。话赶话抬杠拌嘴,她们嚷着要验货,半真半假就把我压在床上,四只手在我胸前乱摸着。
  当时是夏天,我刚刚冲完凉,睡裙下就一条小内裤,薄薄的一层睡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虽然我双手护胸不停抵抗,但双拳难敌四手,这么一翻揉搓,乳头自然而然地硬了,在睡衣上顶起了两个小凸点。虽然乳头变硬了,但那存粹是自然反应。除了羞恼和耻辱外,我一点点快感都没有。见此,俩人更来劲了,笑嘻嘻地说我思春了什么的。
  我当时心烦意乱的要命,再加上两个人弄得我很不舒服。我拼劲全力将两人推开,随即坐起身来,面红耳赤地吼道:
  “你们干什么呀?耍流氓吗?奶子你们自己没有啊?就这么想摸我呀?”
  两个人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镇住了,呆愣愣地站在地上,像不认识似地打量着我,没动,也没说话。看着她俩被吼得不知所措的糗态,一种无法抑制的快意涌上心头。于是,我借着怒意站起身来,抬手将睡衣脱下,甩到一边,赤裸上身走到她们面前,叫道:
  “来呀,摸呀,隔着衣服多不爽啊,我脱了给你们摸。”
  两人仿佛被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我得理不让人,马上跟进了一步,继续嚷道:
  “怎么不摸了,要不要我都脱光了,你们摸得彻底。”说罢作势要脱小内裤,这时一个女的反应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讪讪地说道:
  “亲爱的,都是开玩笑,生什么气呀,快穿上别着凉。”另一个也马上走过来,赔礼道歉,将我扔到地上的睡衣也捡了起来。
  恰巧此时雪回来了,一看这情况,楞住了。等问明情况后,当起了和事老。笑骂着,说想要咪咪摸自己的,以后都不许欺负老四呀(当时我最小)。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多年后,我回想这件事时,发现其实那晚我内心深处是希望她们能有进一步的行动的,可能是我的态度把人家吓跑了。)
  当晚我和雪一起出去喝酒,结果喝多了,回不了寝室,就在学校外的宾馆里开了个房间,最后稀里糊涂地滚到一起了……
  事后我俩都感觉既害怕又刺激,没想到两个女孩在一起也可以这样舒服。也就是在那时,我们俩会偶尔在一起胡闹。也是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自己完全能接受同性间的性行为,才发现那丝深埋于内心深处的羞人的念头。可以这样讲,作为我的同性生活的启蒙者,雪在不经意间为我打开了一扇深藏在心底的罪恶之门,让我不但发现自己男女通吃,而且有暴露和调教的潜质。
  再说燕子。我们是发小,认识了二十多年了。她的家庭情况,我就不介绍了,69里神通广大的人太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总之一句话,她的时间很自由,是我的铁杆儿。
  可能跟在海外生活过有关系,燕子性格开朗、交际广泛,观念也比较开放。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很随便。据我所知,除了她老公,她只有和我,还有雪一起胡来过,别的男的根本沾不到她(当然,她老公是不知道我们三人之间的事的)。用她的话说,现在找个好老公不容易,可不能给玩丢了。所以,她总说,她可没有对不起她老公,她老公头顶的不是绿帽子,而是两顶粉帽子,嘻嘻——
  如果说,雪启蒙的是我的思想,男友开发的是我的肉体,那么,燕子挖掘出的就是我那深藏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邪恶的灵魂,让我认识了自己邪恶的一面,或者说真正认识了自己,慢慢地使自己的去向发生了偏离。
  和燕子从小玩到大,我们之间可以说没有秘密。她爱美、爱玩儿、爱购物、爱生活、爱自己。拍过很多写真,其中不乏那些露骨的。我曾经看过她的写真集,发现里面有很多全裸的。虽然关键部位都有遮挡,但不难想象,当时拍的时候,她肯定被看光光了。每当我赞叹她作风大胆的时候,她总说,像我这么好的身材,不拍点裸体写真,太可惜了,老了一定会后悔的。我也没当回事,通常一笑了之。
  去年夏天的一天一大早,她又来到家。一进门兴奋地说她在一个开影楼的朋友哪里,定了一份写真套餐,定今天去拍,让我陪着。我本来不想去,刚和男友分手不长时间,一点心情都没有。但架不住燕子死缠烂打的,被她从被窝里给薅了出去。
  影楼装修很气派,看着挺高大上的。一到影楼,燕子就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一会儿你可要好好表现啊。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心想你拍写真,我表现什么?燕子则笑脸如花地说:
  “亲爱的,今天这套写真,是我为你定的,你当然要好好表现了。”
  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可不拍!这是我第一反应。一来没准备,二来没心情,三来最近感情问题弄的我消瘦好多,气色、状态都不佳,我才不要拍。
  转身刚想走,却被燕子一把牢牢抓住,说道:
  “别啊,亲爱的,我钱都交了,大几千呢,不能打水漂吧。再说,你这小蛮腰、大长腿,不拍浪费了。放心,套系是我选的,摄影师是我挑的,保证把你拍的美美的,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此时我才明白,原来燕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想帮我转移不好的情绪,又怕我不来,才出此下策骗我的,其实她早就策划好了。明白她的良苦用心,我心下顿时感动莫名,就没再挣扎,随着她来到最里面的一个影棚。
  影棚里一共三个女人,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摄影师,大家都叫她李老师,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化妆师sara,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学徒。简单寒暄一下后,知道燕子和这个摄影师是老熟人了,原来就给燕子拍过写真。既然是熟人,又都是女人,我心里的惶恐和不安又安定少许。
  进入正题,首先,摄影师热情而详细地向我介绍了今天所要拍摄的写真的全部内容。写真分为两个主题,青春无悔和职场丽人。既然是写真吗,不难猜测,应该是比较性感的那种。随后,那个小丫头拿出来很多尚未开封的衣物,摆在桌上供我们挑选。简单的用料,暴露的款式,瘦小的尺码,让人一望即知,这些衣物就是情趣服饰。第一次当着陌生人的面挑选情趣衣物,我感觉自己俏脸绯红,有些不知所措。还好摄影师对此种情景比较淡定,一边打量着我,一边说,现在好多年轻女孩都来拍这样的写真,留下青春的影子,很流行的,不用不好意思。然后帮我选择了四套衣服:一套芭蕾裙,一套学生装,一套OL套装,还有一套女仆装。看着这几套充满诱惑的衣物,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不停地胡思乱想着。这哪是拍写真,简直就是****惑嘛,搞不好走光都会走到她姥姥家的。
  看着我有些不安地盯着那些衣物一言不发,燕子含笑和大家说了句什么,将我拉进了换衣间。
  “燕子,你干嘛?”一进换衣间,我就有些羞赧地抱怨着。
  “没想干嘛,就是看你这样子,我心疼,我要那个美美的你回来。”燕子一边脱我衣服,一边说道。
  “别想其他的,放松去拍,把最美的状态展现出来,让那个傻逼后悔去吧。”燕子爆着粗口,咒骂着那个深深伤害了我的人,随手将我脱光了。
  看着镜子里秀丽的长发,姣好的面容,坚挺的胸部,纤细腰肢,修长的大腿,挺翘的屁屁以及腿间光光的小妹妹,我不自觉地呆了呆,仿佛也被自己诱惑到了。脑子里短路似地混乱不堪,我,不美吗?随即无数的声音响起,美,你是最美的……可为什么他不要我了,这么狠心,想不通啊,想不通啊,想不通啊……
  “亲爱的,你真漂亮……”燕子从身后轻轻环住我的腰肢,趴在我耳边呢喃道。
  “漂亮也没人要呀!”我心头闪过一丝哀伤,言不由衷地说道。
  燕子在身后突然收紧了双手,将我紧紧拉进怀里,纤细的手指在我身上游走着,不时地对乳头和小妹妹轻轻地撩拨着,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在耳边说道:
  “他不要,我要!他不操,我操!”随即将一根手指滑进了小妹妹的缝缝中,缓缓地蠕动着。
  “啊——”我情不自禁地低哼了一声,连忙固定住燕子的魔爪,呼吸有些急促地说道:
  “别,燕子。我最受不了这样!求你!”
  我的身体我知道,从和男朋友分手到现在,已经几个月没有做过了,其实是很想要的。只不过心思郁结的状态,让我完全没有心情而已。而身体早就饱满欲滴了,哪能经得起燕子这么撩拨?我感觉再弄几下,都有喷的可能。虽然和燕子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也不是地儿啊,所以只能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受不了?哪受不了啊?”燕子罪恶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变本加厉地抽查着,发出了低低地咕叽声。
  “呜呜呜——”下体致命的快感急剧攀升,让我整个身体都有些颤抖,本能地想大喊出声。恰在此时,燕子另外一只手覆盖在了我的小嘴上,将我的呻吟堵了回去。
  “亲爱的,忘了那个混蛋吧。你不给你,姐给你。”燕子两只手的几只手指,在我上下两张小嘴里,不停地搅拌着,弄得我娇喘连连,站都站不稳。可这是影楼啊,内心最后一点理智告诉我,不能乱来呀。所以我鼓起最后的勇气和力量,拉开魔爪,转过身,强撑着酥软的身子,挂在燕子的脖子上,气喘如兰、眼睛红红,违心地哀求道:
  “燕子,求你,别搞我了,受不了了,我,我,我真没这个心情。”
  燕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盯着眼前楚楚可怜的我,一瞬间美眸里浸满了泪水,怜惜地爱抚着我的脸庞,说道:
  “好,好了,姐不弄了,不弄了。姐知道你苦,你委屈,你不开心。可我就是看不了你现在的样子。听姐的话,过去就过去了,无论好坏,都别纠结了。走出来,去放松,全身心的放松。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说罢将我缓缓地揽入怀里,轻轻地拍打着。
  燕子的温存抚慰,让我很是享受。片刻之后,将我从奔溃的边缘拉了回来,纷杂烦乱的心绪平复了许多,内心也有了些许的平静、宁和。看到怀中的我逐渐平静下来,燕子又起了坏心思,轻轻地掐了一下我的屁屁,取笑道:
  “你不是来拍写真的吗,怎么脱成光猪了?哈哈——”
  “讨厌!还不都是你害的。”我忸怩地从燕子怀里挣脱,抬头看到燕子调侃、戏谑的眼神,心中一荡,抓住燕子的手,摇晃着撒娇道:
  “人家不管,你把人家剥光了,你得负责。”
  “好好好,姐负责,姐负责到底,嘻嘻——”看到我破涕为笑、不再纠结,燕子喜滋滋地啵了我一下,然后三两下给我穿上了一套OL套服后,将我拉出了换衣间。
  我一出现,她们三个的目光就立刻聚焦在我身上。目光流转,上下打量,肆无忌惮的有点过分,让我刚刚平复的心,又紧张起来,俏脸也开始发烧。几秒种后,摄影师李老师称赞了一声:
  “燕子,你朋友真漂亮。”
  “那必须滴。”燕子臭屁地答道。
  摄影师又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示意sara给我做头化妆,她开始调试设备,并指挥那个小丫头布置场景。
  接下来的拍摄过程非常顺利,她们很专业,我也很配合。既然是拍摄性感写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她们让摆什么姿势,我就摆什么姿势,明知道走光,也毫不在意;既然大家都是女人,就没必要回到换衣间换衣服,后面几套衣服,我都是在影棚里,大家的面前,脱光了直接换的。事后,用燕子的话说,我简直是个要命的精灵,一会儿清纯如水,一会儿惹火似阳,一会儿楚楚可怜,一会儿变身女王,简直就是一个百变娇娘。
  实话实说,这种在陌生人面前赤身裸体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又刺激,又害怕,又兴奋,又迷醉。弄得我在整个拍摄过程中,乳头基本都是硬硬的,小妹妹更是湿湿的。当然,这种刺激也是相互的,有反馈的。因为我发现,在摆姿势的过程中,有好几次,摄影师李老师都会亲自上阵,指导我如何摆姿势。期间都会有意无意地触碰我的隐私部位,虽然只是一触即离,但这种感觉很真实,可以肯定,她是有意的,尤其是拍摄最后一套衣服时。
  最后一套衣服是女仆装,从开始穿就是摄影师帮忙。头饰、项带、肚兜、围裙、手套等,都没假他人之手。当然这个过程中胸、屁屁再次被吃了豆腐。当然也是一触即离的状态,弄得我心里痒痒的。我看了一眼一旁的燕子,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只有仨字:她摸我。
  燕子看了一眼手机,没有回,而是对我做了个“随便”的口型,就继续再一旁看热闹。我心想,那行啊,既然你不管,我就骚给她看。此时正好该穿丝袜了,我自然而然地拿起一只,坐在地毯上开始穿。双腿自然是分开的。而齐逼小围裙下的那条白色的小丁丁,被我故意地弄到了一边,露出了整个小妹妹,门户大开,毫无遮挡。这一下裙下风光,完全落入对面的摄影师眼中。
  摄影师面无表情地瞄了我腿间一眼,继续站在我面前,念叨着一些拍照时需要注意的事项。而我也装作若无其事地慢慢穿着丝袜,先一条腿,再另外一条腿。我相信,只要她不瞎,就肯定能看到我腿间饱满无毛的小妹妹以及微微裂开充满水迹的小缝缝。
  这番暴露与偷窥的较量,终于随着我穿戴完毕,暂时告一段落,而随后拍摄工作也非常顺利将,很快就结束了。
  略作修整,我和燕子在几人复杂的眼光中,告别、上车、回家。当然,到家后,我和燕子自然免不了缠绵一场。
  现在想起来,好像就是从写真事件后,我发现自己真的挺喜欢暴露和被调教的。尤其对方是女性,我身心更能有快感。再加上感情刚刚受挫,正想远离男人。所以,从那以后,我渐渐将注意力转向了同性,并渐渐喜欢上了同性之间的暴露和调教。
  总的来说,前男友让我体验到了男女性爱之乐,雪让我发现了性的新大陆,而燕子则让我在这片新大陆里发现了真实的自己。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我,一个女文青的性爱观

喜欢 (6)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