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那个青涩年代的3P经历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79℃ 0评论

  来幸福村有段时间了,看了很多老前辈写的关于3 人行或者交换的文字,心底总会莫名的产生有一种敬佩之意,敬佩这些前辈行文如流水的文字,也敬佩他们那种对新时代、新事物所抱有的真诚态度。静下心来总想写写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次3 人行的经历与大家一起共享,但点点滴滴的细锁的事情似乎已经遗忘,尝试着整理整个事情的大概的过程与心得和前辈们交流吧。
  2004年,我毕业于东北一所着名的大学,缘于一腔抱负和满心热血,和同班几个同学带着简单的行囊来到了南国鹏城——深圳。这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高耸林立的大厦,车水马龙的深南大道,穿着时尚潮流的男男女女们,好久无法习惯的米饭和咸汤,这里所有的一切对于一个土生土长在东北农村的我都是新鲜事物。
  一个月后,我和同班的几个同学先后都找到了还算满意的工作,我被宝安中心区一家公司录用并负责行政后勤方面的工作,虽然工作单调,但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能锻炼人的工作,也可以接触更多的人和事。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身边没有朋友,没有同学,日子似乎很单调,没有大学时代那种丰富多彩的娱乐项目,所以每天除了学习英语参加培训之外,几乎过着三点一线般的无趣的生活。偶尔有个周末,则会约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小聚,几瓶老金威啤酒,一碟大头菜便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内容,时间久了,便也习惯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寂寞或者孤独,但并不是每个寂寞或者孤独的人都会去寻求一种心理的或者生理的安慰,有时候和朋友开玩道:深圳的美女如此多,但没有一个是我们的,心里总会泛起一种淡淡的枯涩。
  工作之余,唯一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就是网络,因为我来深圳的时候顺便把自己在大学买的一台价值2000块的破笔记本电脑也带了过来,而刚好在这家公司宿舍管理也是由我负责,工作之便,我一个人住在楼梯间,虽然窄小,但至少这片净土只属于我自己,况且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那时候上网只干两件事,一是和同学聊天打发时间,除此之外便是斗地主。现在想起来确实挺可笑,这种简单而童趣的游戏竟然把我迷恋了近三年多。
  其实认识兰姐和李哥真的太偶然了,没有计划,没有安排,没有预约,一切都来的很突然,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不再去设想自己的生活,因为生活是有规律的,他不会因为个人的意识而转移或者改变,也许这是上天注定的。和兰姐也是因为斗地主的时候认识,当时并没想过能和兰姐还有她丈夫李哥发生这样的故事。兰姐也是个地主迷,所以闲暇的时候会经常在腾讯游戏里狂斗几个小时不吃不喝。
  当时我们都在高速场里玩地主,我和兰姐还有另外一男的三人凑成一桌,而刚好那爷们儿太磨叽出牌好慢,兰姐时不时地骂她但并非那种很野蛮很粗俗的语气,估计那爷们儿受不了也开始反击了并且骂的超暴力超难听,而我在一旁没出声,一边和大学同学聊天。后来实在看不过去,就帮兰姐说了两句话,那爷们儿就退出去了,兰姐加我为好友了……这种认识的方式也许很庸俗,不浪漫,没有什么风花雪月,也没有英雄救美,但至少我认为这是两个真诚的朋友内心达成同识的一个结果。后来的日子,兰姐总会时不时的找我一起斗地主,下班以后几乎每晚都会斗到凌晨两三点。日子就像流水,也像流云,在匆忙间似乎会忽略什么,但得到的东西也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和兰姐斗地主的那段时间,日子过的很平淡,依久喝酒,吃咸菜,和朋友聊天,打球,唱歌,跳舞,斗地主的时候依久和兰姐是同一伙,然后我们把彼此的牌发给对方,让地主输的莫明其妙。但我们很少聊天,偶尔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只知道兰姐是湖南人,在一家公司是Material Manger ,她老公,也就是李哥在另一家公司做Operator Manger ,作为一个公司的营运总监应该是个很高的位子,但对我而言当时似乎没这个概念。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会走到这个位子上,时至今日,依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
  几个月以后,有一次斗地主的时候我们一桌三个人打牌打得相当默契,配合的也很好,我还觉的挺纳闷儿,兰姐发消息告诉我,那是他老公,也就是李哥,李哥后来也加我了,时间久了大家也就熟识起来,上网的时候则会聊些有深度的问题,在我看来,凡事只有深入了,才有深度,否则只会停留在表面,永远不得章法。有一次李哥在网上说兰姐周末过生日,想请我去吃饭,我觉的很突然,从来没想过要和这对儿只是在斗地主的时候认识的夫妻见面,当然后面的3 人行更是我没有意料到的事情。觉的兰姐和李哥也都是很实在,很真诚的人,而刚好我周末也没事儿,所以也就答应了。兰姐和李哥住在福田区一个小区内,而吃饭的地点在南山的一家海鲜城,步入大堂的时候告诉小姐包厢号,然后服务员径直带我向包间走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兰姐和李哥,对门而坐的就是她们夫妻二人,兰姐看起来大概30-35 岁左右,给人一种高贵、气质、淡雅、闲静的感觉,头发高高的挽起来,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把兰姐衬托得很像一个富家千金。而李哥穿着休闲的T 恤,带着金边的眼镜,穿着虽然简单,但至少看起来是个很有品味的人。
  那一次我显的很拘束,因为我从来没去过那种高档的饭店,同时对面坐着的兰姐和李哥那种高贵、典雅之气和我比起来是一种强烈的反差,但整个饭局我显的异常宁静,除非兰姐或者李哥问我一些问题,我则回答,其它的也不多说一句。
  到现在我也搞不懂那天到底是不是兰姐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蜡烛,也没有亲朋友好友,唯一有的就一个穷小子带着「生日快乐」结束了那一场饭局。
  后来李哥在网上问我对兰姐的印象怎么样,我说兰姐看着就像神仙,也像大姐,内心对她有一种敬重,李哥则呵呵一笑说兰姐觉的我挺可爱,挺实在的,不会油嘴滑舌,也不会随声附和,我发了一个可爱的小脸过去。李哥又问:如果兰姐想让你抱她,你会抱吗?当时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闪现出兰姐的模样,情不自禁一种冲动便油然而生,但我没有表现出来,后来李哥又发,如果当着你李哥的面让你和你兰姐接吻,你敢吗?我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第二天晚上兰姐上网的时候,她问我有没有听说过3 人行,我答道:没有。后来兰姐让我去百度里面查一下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我才恍然大悟,后来兰姐就给我讲道,她和李哥很相爱,感情很好的,但因为生活太平淡,总想寻找一种刺激,而且是一种缘于性的刺激,经过双方长时间沟通才决定尝试一次3 人行,而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3 人行目标竟然是一我。
  好奇之余,觉的挺紧张,虽然大学时代,我已经和初恋女友同居过一年多,但如果三个人在一起,那种场景,我还真没有遇到过,更没有想过。后来的几天晚上,我的脑海里总会时不时地浮现出兰姐的身影,她的面容,她的身材,她的说话的声音,最终决定尝试一次,至少我内心对兰姐还有李哥是敬重的。和兰姐,李哥他们见面同样是一个周末,这次兰姐穿得很休闲,很潮气,而我也健谈了很多,吃饭的时候向哥、兰姐他们介绍我的家乡,我的大学生活,兰姐捂着嘴浅笑着说,小锋,你好傻的。
  吃完饭,随着李哥和兰姐来到一家酒店,虽然不是很豪华的那种地方,但至少整个房间显的很素净,很整洁,有种淡淡的香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李哥坐在椅子上,兰姐坐在床上,而我则站在刚进门的地方,当时那个心情可真是太紧张了,整个手背都是汗,想一下将要发生的事情,内心的冲动和激动无法压制。
  李哥让我坐到兰姐的身边,兰姐的脑袋轻轻靠在我的肩上,但我的手却木然地垂在那里,兰姐红着脸说:傻瓜,把手伸过来啊。李哥直起身走过来说:我下去有点事儿,你们先聊着,然后把我叫到门口轻轻对我说:好好伺候你兰姐啊,我下去,等会儿上来,我们一起来。
  你放心做吧,没事儿的!李哥下去了,我显得不再拘禁,兰姐坐在床边,我坐在床上兰姐的背后,双手轻轻放在兰姐的肩膀上给她揉捏着,然后慢慢滑到兰姐的胳膊上,嘴唇轻轻地帖在兰姐的耳朵上用舌尖轻轻挑动着她的耳朵。其实在做爱这方面,我还是有点经验的,一方面在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和同学看一些A 片,同时当时和女朋友挺热衷于做爱。好比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这人一般不疯狂,但疯狂起来绝对不是人。如果真要和兰姐放开的话,我觉的还算应付得来吧。
  我的舌尖伸到兰姐的耳洞里面,兰姐开始轻轻地呻吟了,然后我的双手滑到兰姐的乳房上,兰姐的乳房不是那种特别大的,但很结实,握在手里特有感觉。后来兰姐把我拉起来一起去洗澡,我用洗澡液涂满了兰姐的身子,紧紧地搂着兰姐用舌尖,嘴唇在兰姐的脖子上滑动着,油走着,双手在兰姐的乳房上抚摸着,揉捏着,兰姐的屁股顶着我的胯,我的小DD顶着兰姐的屁股,下身感觉就像要膨胀一样,冲完身上的沐浴液兰姐让我先出去了,她说自己还要换衣服,我也没有多问便径直走出来躺在床上。
  兰姐从洗澡间出来的时候,我的目光都直了,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状的红色的吊带睡衣,里面T 字内裤轻晰可见。我站起身子把兰姐拉下来躺在床上,然后我翻起身爬在兰姐的脖子上用舌尖轻轻地转着弯,然后温柔地亲吻着兰姐的脖子,兰姐淡香的发丝打在我的脸上痒痒的,我的手在兰姐的乳头上轻轻地捏着,另一只手用手指很轻很轻地在兰姐的腰上画着圈圈,然后嘴唇压在兰姐的唇上,我们的舌绞在了一起,只记得当时彼此呼吸很重,我用力吸着兰姐的舌,手抚弄着她的乳房,时尔用力,时尔温柔。
  然后嘴唇顺着兰姐的唇滑了下来,滑过她的脖子帖在了乳房上面,我喜欢用舌尖轻舔着兰姐的乳头,在乳头上转动,兰姐的乳头已经胀了起来。我张开嘴巴把兰姐的乳房紧紧地含在嘴里吸着她,吮着她,兰姐的手抓着我的头发使劲往下推,我的唇滑到了兰姐的T 裤那里,在兰姐的腰上使劲儿的舔,兰姐很激动,呻吟的声音很大,很悦耳。我轻轻地掰开兰姐的腿把脑袋深深地扎了下去,兰姐的T 裤挡不着她的私处,我的舌尖在兰姐的洞口像游蛇般滑动着,吸着,含着,转动着,好多水像波涛一样涌了出来,然后我的舌头轻轻地滑进兰姐的宝贝儿里面,只感觉到兰姐的下面紧紧裹住我的舌,我的舌头在兰姐的宝洞里面搅动着,时进时出……做爱其实就是一门艺术,但这门艺术的核心在于前戏,前戏就像一场电影的灵魂,也直接决定着做爱的质量。我和兰姐换了体位,我躺在床上,兰姐双腿跨在我肩膀两边,其实也就像观音有趣的女孩式的姿势,唯一不同的是兰姐坐在的腿子上,我的舌尖刚好够得着兰姐的那朵花瓣,舌头舔着兰姐的毛毛,顺着毛毛往下滑在兰姐的花蕊处用舌尖快带地轻挑着,水如泄洪般喷涌出来……人在极度昂奋或者痛苦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身边的一切事物或者人,也会使紧张感减弱或者消失,那一刻我敢肯定我是处在极度的昂奋状态下,竟然没有察觉到李哥已经回来了,他匆匆走进洗澡间,等他出来的时候我的舌头已经探进兰姐的宝洞里面,手往上抓着兰姐的乳房在用力的揉搓着,李哥走到床上站在兰姐的身边,我看到兰姐张开嘴巴含住了李哥的阳具。我也在下面奋力地探入着,搅动着,抽动着,李哥站在那里表现很昂奋,兰姐用口在来回吮吸着李哥的小DD,我的手和李哥的手碰到了一起,都在兰姐的乳房上游动。应李哥的要求,我们换了个体位,兰姐和李哥玩起了69式,而李哥要求我站在兰姐的身边,兰姐刚好可以一边含李哥的阳具,一边含我的阳具,李哥的阳具size很大,我俯在兰姐的背后疯狂地吻着兰姐的背,兰姐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后来又换体位,我吻了兰姐的菊花洞,兰姐实在实不了这种刺激的前戏强烈要求我们赶快……李哥让我先做的,带好了套套,兰姐躺在那里,我把兰姐的腿放在肩膀上,用阳具的头头在兰姐的宝洞口处轻轻地,回来的磨察着,兰姐嘴里叫道:小锋,你坏死了,快进来,兰姐受不了……李哥跪在兰姐的脑袋边上嘿嘿地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我终于进去了,那是一个划时代的勇进,那是一个代表着进步与前卫的冲刺,那是一个肉与肉的冲撞,真诚与真诚的接合体……李哥把阳具放到兰姐的嘴里,我的下面用力的抽插着,我的手抚弄着兰姐左边的乳房,李哥的手抚弄着兰姐右边的乳房,兰姐的身子在扭动着,李哥的阳具油光发亮在兰姐的口中机械性的运动着,李哥已经极度昂奋了,我边拔了出来让李哥上来了,李哥要兰姐跪在床边,李哥跪在兰姐的身后开始抽送了,兰姐非要我站在床下含我的小DD…没几下李哥就喷涌了,我又上去,在地板上,沙发上,桌子上,我们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唯一不同的就是姿势,兰姐连续高潮了三次,李哥因为看着我和兰姐可能太刺激,马上雄风又恢复,卷土重来,一个个山头被我和李哥拿下了,看来双刀难敌又枪,兰姐软了下来服输了……那晚上我和李哥一左一右抱着兰姐熟睡了一个晚上,那个夜很平静,很温馨,在过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很怀念那个夜,那个青涩的夜,那个浪漫而刺激并疯狂的夜,那个因为真诚而让我感动的夜。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们又把晚上的故事重演了一变,兰姐的红上泛着淡淡的红晕,李哥谈笑风生,而我依旧很腼腆。喜欢这种真诚,这种朴实无华,也羡慕李哥和兰姐幸福的生活……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彼此生活是真实的。
  那个青涩的年代,青涩的经历已经在我的人生中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时不时总会怀念起李哥和兰姐,他们真是好人,是一对儿真诚朴实的人,李哥依然做着自己的operator manager,兰姐也依旧做着自己的material manager,我也依旧是一个clerk ……日子就是这样平静如不……最后祝愿:好人好梦……第一次写这样的文字,但至少是我的真实经历,无论写的好与不好,希望大家抱一颗平淡的心去看,去思考……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记忆那个青涩年代的3P经历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