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难以忘怀的一次会友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8548℃ 0评论

“叮…叮…叮…”电话响起,我拿起听筒,传来妻子馨儿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刚刚接到小林电话,今天出差经过我们这,计划逗留一天,现在已经下火车,我叫他直接来我们家。”我拿话筒的手微微一抖:“是吗?”我看了看墙上挂钟指在四点半,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我问“那我是早点回去?还是迟点回去?”,妻:“讨厌,早点回来。”
小林和我们城市相邻,我在2008年夏天通过交友网站认识的,小林因与夫妻交友被他妻子发现后刚离婚。那时我和馨儿刚从网络了解夫妻交友、3P这些事,便互加QQ好友,有意无意让馨儿在QQ里和小林聊天,刚开始馨儿还不好意思,久而久之馨儿便喜欢上和小林QQ聊天,聊了一个多月逐渐发展到QQ视频,小林有比较高的与异性聊天技巧,温文尔雅辅以大胆挑逗,馨儿常常和小林聊完天半夜三更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有一次,晚上十二点了我还在床上看书,馨儿赤裸着身子跑进房间要和我亲热,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我问:发情啦?妻馨儿一言不发直接就拿起我的丁丁插入她的琼门里……,馨儿一边享受一边告诉我,小林在视频里用丁丁引诱、还不断用语言挑逗她,叫她脱光衣服和他视频,馨儿照着做,被小林挑逗的受不了,便发生了这一幕,从此小林成为我和馨儿夫妻交友认识的第一个单男。
和小林第一次见面,是他到我们所在的城市业务培训。根据培训日程安排,小林利用培训结束前的一天的集体外出活动,约我们去他住的酒店见面。妻子馨儿出发前,像小姑娘一样,把头发扎成马尾巴,穿紫色蕾丝小内内,苗条的身上穿件浅绿色低胸真丝连衣裙更显婀娜性感,略施粉黛的馨儿前往酒店的路上,内心既紧张又兴奋,时不时抓着我的手臂,总怕遇到熟悉的人。到了酒店敲房门,好一会儿才开,由于视频见过都认识,小林:“大哥、嫂子,不好意思,我刚在洗澡”,便赶紧把我和馨儿请入房间,馨儿低着头羞涩地跟在我后面,落坐在沙发角落,眼前的小林比视频中更显魁梧壮实,身高近180,馨儿153的娇小身材在他前面就像小白兔站在大笨熊面前,让我担心馨儿这只小白兔是不是吃得消这只大笨熊呢。
和小林聊了一会儿,馨儿情绪才逐渐回归到平稳放松状态。乘小林转身给我们倒开水的机会,我小声问馨儿:“怎么样?”馨儿满脸通红、用她那小手打我一下,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讨厌!”“哇,还不好意思?”我把馨儿抱到身上吻了起来,妻馨儿配合着我。
小林看到这情形,便拉起窗帘加入我们的行列,馨儿温顺地被平放在我们两个男人的大腿上,我抚摸、亲吻馨儿的上半身,小林抚摸馨儿的下半截,一段时间馨儿已经是浑身发软,小林见状便动手脱馨儿的连衣裙,脱下馨儿的胸罩,正当小林将手伸入馨儿蕾丝小短裤时,馨儿推开小林的手,看着我娇滴滴的说:“老公,我要先冲洗一下”。小林说“嫂子,我带您去洗吧?”便像老鹰抓小鸡抱起馨儿进入浴室,我透过浴室透明的毛玻璃,模模糊糊看到馨儿和小林拥抱亲吻,小林用喷头替馨儿冲洗、嬉戏……,看得我激情澎湃,丁丁不由自主昂立起来,我为了放松亢奋心情便打开电视,过了十几分钟,浴室内冲水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却传出馨儿“啊……”的声音,透过浴室毛玻璃,馨儿手扶着洗脸台被小林从后面插入隐隐约约的影子,“太大了,慢点好吗?”馨儿小声说道,只见小林一声不吭继续在妻身后做着抽插动作,又是妻子馨儿的声音:“抱我到床上让你来……”
小林抱半遮着浴巾的馨儿从浴室出来放在床上,对我说“哥,嫂子发情了,你洗吗?”虽然此时我已经精神振奋想提枪上马,为了给他们创造条件,但我还是忍住去浴室冲洗,我有意慢慢冲洗拖延时间,浴室外传来馨儿阵阵呻吟,我探头出去看,只见妻和小林正做69式,便匆匆擦干身子加入激战。小林看我出来便说“大哥,你先来吧”,闭眼享受刺激的馨儿张开迷茫的双眼看着我说“老公……”,“馨儿,舒服吗?”馨儿不好意思闭上眼睛点了点头,我坐到床头从馨儿背后抱起她,张开她的双腿,让馨儿的琼门对着床边站着的小林敞开,小林会意地戴上套套,把他的丁丁慢慢插入馨儿红润而又狭小的琼门,随着馨儿“丝……丝”倒吸气,明显感觉到馨儿浑身颤抖。……几番激情,不知不觉过去四个多小时。
……
待馨儿梳理好,我们告别小林,小林把我们送上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刹那,馨儿突然说“你先下去等我”便跨出电梯门向电梯外的小林扑去,电梯门关了,我只好先下酒店大堂等馨儿。大约过了近半个小时,馨儿一脸桃花乘电梯下来。我起身笑着小声问馨儿“这么快就恋恋不舍呀?”馨儿露出幸福的笑容,小声道“谢谢老公,我今天……今天,没想到被别人插会这么舒服……。”便挽起我的胳膊走出酒店,坐上出租车两人一路无话。
刚进家门,我问馨儿“刚才下电梯的时候你怎么啦?”
馨儿抱着我的脖子,娇嗔道“刚才我们走的时候,小林也不主动约我们下次见面,我就想问他下次还来看我们不嘛。”
“那怎么这么久?”我问
馨儿:“他在电梯外吻我,没想到,我被他抱回房间了。”
我:“怎么回事?”
馨儿:“他把我抱回房间后,又搞了我一次。”
我:“……”
“老公,都是我太贪心了,让你在下面等了这么久”馨儿说“最后这次我怕你等太久,他套套没戴,我就让他插进去了,一做完就下楼找你,现在我先去卫生间洗洗。”
听到这里,我的性欲又被撩起,不由分说吻着馨儿把她拥入卧室,剥光馨儿的连衣裙和小内内,让馨儿躺在床上张开双腿,细看馨儿那被两个男人耕耘一个上午的琼门口,摩擦得红红的、比平时变大了许多,还有少许液体流出,我脱去衣裤正要插入,馨儿“等等,里面还有小林的精液呢。”我不假思索地插入馨儿那带有小林精液的琼门……虽然馨儿的琼门被搞得有点松,我却激情不减,把精液射入馨儿的子宫,与小林的精液相会。
激情过后我问馨儿:“喜欢小林的丁丁吗?”
“嗯,喜欢。你不知道,我在浴室冲洗的时候就被小林插进去了,刚进去的时候我都有点不适应,捅到我花心呢。”馨儿一转话锋又乖巧地说“但是我还是喜欢老公的。”我清楚知道妻子馨儿这话是在维护我的自尊。便问:“我以前没捅到过你的花心吗?”馨儿钻到我的怀里撒娇道:“你的丁丁虽然没捅到过我的花心,但我还是很舒服的呀。”又说道“其实,我有这么爱我的老公,我就很满足了”……。
由于小林处于离婚状态,打那以后小林每半个月都会来我们所在城市和我们见面一次,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相互之间逐渐熟悉了解,小林体面的职业也让我放心,我工作忙的时候便由馨儿自己和他见面,有时他们还一起过夜,馨儿每次回来都是筋疲力尽,常被我调侃。
一晃到了冬天。在这期间小林与馨儿之间的联系,比与我的联系还密切,他们还经常在QQ或电话里调情。
一天,我和馨儿在爱爱的时候,馨儿问我,“我可以去看小林吗?”
我说“你想小林啦?”
“嗯,是小林下午给我打电话,叫我有空去他那。不过你不同意我就不去。”
我说“你上瘾啦?敢自己去?”
馨儿捏着我的手臂“臭老公!你嘲笑我。”
我随手拿起床头馨儿的手机,拨通了小林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小林带磁性的声音“嫂子好!想我啦?”
我:“我是大哥。”小林“大哥啊,嫂子呢?这么晚打电话有事?”
馨儿抢过手机“我跟你大哥说,你让我去你那。”
小林“哦,是的,欢迎大哥、嫂子来我这做客。”
我按下喇叭键“我最近比较忙,让嫂子自己去看你吧。”
“是吗?感谢哥、嫂体谅我这单身汉,那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嫂子,大哥放心。”
馨儿说“不多说了,你大哥正在床上欺负我呢,那我这个周末就去见你。”
对方电话一阵沉默,接着说“嫂子,你不要刺激我啊,被你这么一说,我晚上会失眠了。”
接下来的两年多,随着我对3p的新鲜感慢慢失去,大部分都是馨儿和小林往来,我只是偶尔参与。
直到一次我们三人见面,小林私下对我说他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想再次成家,将来可能不能继续见嫂子了,感谢嫂子这段时间的陪伴。我说那是件很好的事,重建一个家才是真正的归宿。小林要我和馨儿私下先说说。回家后,我把小林要重新建立家庭的事告诉了馨儿,馨儿一声不吭。
第二天下班回家,馨儿问我,“老公,我可以在小林再婚前,和小林一起去旅游几天吗?”
我说:“还不知道小林有没有空呢。”
馨儿说:今天我给小林打了电话,他说只要你同意他高兴都来不及了呢。
馨儿和小林的这次旅游,在东南亚的一个小岛上整整呆了近半个月。
回来一个多月后,馨儿常常精神不振,我还以为馨儿是受和小林分离的影响,随时间的推移馨儿身体不适加重,并伴有呕吐现象,去医院检查才发现带节育环的馨儿竟然意外怀孕,根据馨儿的生理期推算,应该是小林的种。不知馨儿当时怎么想的,冒出留下这个孩子想法,因为几年来节育措施都好好的,我也不好责备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馨儿还是让我带她去医院做了手术……
此后,我们和小林的联系,也仅在逢年过节相互短信问好,馨儿经常在我面前还叨念他。小林再婚的新家庭过得和和美美,第二年添上一个闺女。
……
一晃又四年过去,在这四年里,馨儿还经常提起小林。想起这次小林主动联系馨儿要来我们家,我不由加快回家的步伐。
进入家门,映入眼帘是一双男人的皮鞋和一个行李箱,便知道小林已经到家,在进入卧室的过道上,凌乱洒落着男人的衣裤和馨儿的睡衣、胸罩、内裤,卧室门开着,卧室内的卫生间传出淋水声和急促的喘气声,为不打扰他们,我便转身到餐厅,只见饭桌上做好的丰盛菜肴还热气腾腾,判断才小林刚到家。
听到卧室卫生间淋水声停止,为不惊吓到他们,我便叫小声道“馨儿,小林到了是吗?。”
卧室一阵寂静,随后传出馨儿声音“哎呀,我老公回来了。”接着馨儿说“老公回来啦?”
只见馨儿赤裸扭着丰臀细腰,挺拔的乳房一抖一抖从卧室出来,一边慌乱捡地上的衣、裤,一边说:“臭老公,知道我在里面被小林欺负也不进来救我。”
话音未落,房间里传来小林“噗嗤”的笑声。
妻馨儿对着房间:“你还笑,都是你猴急,再笑就不给你拿衣服了。你们两个大男人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一会,馨儿和小林穿戴整齐从卧室出来,我在客厅和小林一阵寒暄,妻馨儿便叫我们开始晚饭。
席间,我们和小林聊到分别这几年各自变化情况……。
晚饭毕,馨儿收好餐桌,看我和小李还在聊天,便娇嗔道:“老公,你现在先去洗澡嘛,你不累人家小林坐了一天的车累了。”我知道妻子馨儿已经迫不及待了,我起身进入卫生间,接过馨儿递过来的衣服,关起卫生间门洗澡。
等我从卫生间出来,两个赤裸的男女已经在昏暗的床上,妻馨儿跪在小林身边在给他口交,我上前抚摸馨儿充满生机的臀部,手指一接触到她的阴部,便感觉到馨儿那里已经水汪汪,拿来卫生纸替馨儿擦干净后,让馨儿享受我给她的口交,妻在我和小林共同爱抚下,喃喃自语“你们进来吧,进来吧……”小林二话不说,提“鞭”跃马在馨儿身上驰骋,我则用口舌在爱妻馨儿全身示爱,妻馨儿一阵阵高低起伏的呻吟,伴着小林啪啪啪的下体冲撞声在卧室里弥漫。
十几分钟后,大汗淋漓的小林停下抽插动作,对馨儿说“宝贝,这几年想我吗?”
馨儿:“嗯……”
“哪里想?”
香汗淋漓的妻子馨儿满脸通红闭着眼睛说:“嗯……哪有你这样问人的嘛,快、快点……”,然后娇滴滴地对我说“老公,小林欺负我,你叫他进来嘛。”
我捏着馨儿的鼻子,说:“呵呵……哪有叫你老公请别人搞自己老婆的?”
馨儿:“好老公,我要你们一起进来嘛……”
小林看火候已到,立马提枪再次插入,馨儿即时从喉咙里发出“啊……啊”的淫叫。随着小林的抽插,又问馨儿“今天怎么不叫我老公啊?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都叫我小老公呀。”
我从未听过馨儿说过这事,馨儿不好意思地瞄了我一眼,羞涩侧转头不敢啃声。小林又说道:“你不叫我小老公,我不进去了啊。”
馨儿似乎生怕小林把丁丁拔出来,双手抱紧小林的臀部,让小林的阴茎往自己的身上深插,并道:“好啦,小老公快点插我。”看到此时,我内心虽然有点酸溜溜,但还是按耐不住,急匆匆加入3P的行列……
没想到我们三人竟然嬉戏了近3个小时。我和小林喘着气瘫在馨儿的一左一右。躺了一会儿,馨儿说:“今天小老公旅途辛苦了,待会大家都早点休息。”
小林接着说:“几年没见嫂子,就让我这么扫兴呀?”
馨儿:“我是担心你太累,怕你伤身体。”不等我们回答,馨儿便起身去卫生间清理”战场”了。
等我和小林也穿好短衣裤,馨儿从卫生间洗好出来,“我先去给你们煮夜宵。今晚我和大老公睡这里,小老公自己睡客房。”
我和小林对视,笑了。
宵夜后,馨儿带小林去客房安顿,听不清小林和馨儿小声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话,便回房间睡觉。
妻馨儿回房间躺下后没说话,我想馨儿是不是在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正想入睡时,馨儿说“老公,小林叫我半夜过去陪他睡,可以吗?”“你可以自己看着办,只要不弄得太累就好。”过了不知多少时间,我迷迷糊糊听到妻馨儿轻轻起床走出卧室。
几分钟后,隔壁传来嘀嘀咕咕的对话声,我掂着脚跟到隔壁客房门口。客房的门关上了,房间里隐隐约约传出馨儿和小林的对话:
小林:……大哥睡了?……你自己……偷……
馨儿:……抱我……让你……我是你的……
小林:抱着我的脖子……梳妆台……镜子……自己看……怎么被我……
我回到卧室继续躺下睡觉,当隔壁传来啪啪啪夹带着馨儿的阵阵叫春,我再次被吵醒,唉,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妻馨儿还真不让人清净,把我的精神再次振奋。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馨儿才从客房悄悄回来,上床偎在我身旁,我不动声色。妻馨儿用她那小手伸向我的丁丁,妻馨儿“呀,老公这么硬,没睡着呀?”
我转过身:“小馋猫,你们做得整栋楼都听见了,我还能睡得着吗?”
“老公偷听我和小林亲热,坏死了。”妻馨儿用力捏着我的胳膊。
我把妻馨儿压在下身:“你半夜三更背着我去偷人,还怪我偷听。”撩起她薄如蝉丝的睡裙,发现她的小内内都没了,便直接把丁丁插入刚被小林抽插的琼门……。
馨儿一边迎合着我的啪啪啪,一边用小粉拳打我“臭老公,你骂我。”“再骂我,我就到隔壁睡了。”
这时,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嫂子,我进来可以吗?”
馨儿答“小林?进来呀。”
小林:“刚才嫂子内裤忘在我床上,我拿过来给。”也不知道小林哪来的充沛精力,三人又玩起双龙一洞游戏。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馨儿叫醒:“老公,早饭已经盛好,起来吃饭吧,等会小林还要赶回去呢。”
来到饭厅,小林已穿戴整齐在吃早餐,便陪着小林吃起了早餐。妻馨儿则在客厅帮着给小林整理行装。
因为小林赶回去有事,我们也只好和他匆匆告别。临出门前,馨儿对着小林说:以后还经常来看我好吗?
馨儿又道:以后只要你想我,你随时都可以来看我,我不会影响你的家庭。”然后对着我说“老公,你说对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馨儿又道“还有……还有一件事……”
停顿一会,馨儿看了看我,又望着小林说:“……记得四年前我们去旅游度假?”小林点点头,馨儿:“那次……我……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小林惊讶的看了看我,我默默点了点头:“馨儿曾经想回老家偷偷生下这个孩子,考虑了好些时间,最后没留下。”
馨儿:“如果生下来,也该和你女儿现在一样大了……你是除了我老公以外,唯一让我怀孕的另一个男人。”
小林拥抱馨儿,轻轻拍打着馨儿的背:“嫂子,我不知该怎么说。这些事,你怎么早不告诉我?否则我起码也要来看看您呀。”
馨儿:“以后别叫我嫂子,和我老公一样叫我馨儿吧。”他们俩似乎不顾我的存在,情不自禁的接吻、纠缠起来。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林抱起馨儿又回到卧室……
我在客厅发呆,整整一个多小时以后,小林才从卧室走出来向我匆匆告别离开。
送走小林后我回到卧室,见妻馨儿一丝不挂、叉着双腿平躺在床上对着卧室门,小林的精液沿着馨儿的琼门流淌到床单,馨儿看到我进入卧室,拉起被子羞涩的叫了声:“老公……我都快散架了”
这个夜晚,成为我们夫妻难以忘怀的一次会友。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我们夫妻难以忘怀的一次会友

喜欢 (28)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