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游戏失去的是什么?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4775℃ 0评论

我曾经那样单纯那样热烈地爱着他,可是为什么现在对他只有恨,和挥之不去的厌烦呢?
  
  激情被平淡碾得粉碎
  
  洛阳在电脑前玩游戏,我在电视机旁看无聊的电视剧,男女主角分手,女主角试图挽留,男的说:“这样乏味的生活我受够了!”
  我的手一抖,薯片掉了一地。看着洛阳的背影,我想,我们这样吃完晚饭各做各的事情不说一句话的日子,是不是也是一种乏味?如果是,那这样乏味的日子也持续了一年多时间了。
  同学校的张老师今天悄悄告诉我,她和丈夫已经两个月没有性生活了。她不知道,我和洛阳,已经半年没有同房了。
  我和洛阳从小就认识,一起读中学、大学。毕业以后结婚时,我们才26岁。可是结婚4年,激情早已在平淡的日子里被磨得粉碎了。
  晚上在床上,我捧着一本杂志,洛阳躺着,我低下头看他,正碰到他的目光,若有所思。
  “茹茹。”他唤我一声,仿佛有什么秘密想告诉我。我放下杂志,探询地望着他。
  他困难地咽了口水:“茹茹,和你说件事情,如果你不高兴,就当我没有说过。”
  洛阳是搞网络的,天天与电脑为伍,可是这不代表他过的是一种刻板的生活,相反他从网络上知道了不少新鲜事情。
  就像现在,从他嘴里,我惊讶地知道,原来在我们城市,甚至就在我们身边,在和我们同一阶层的所谓的知识分子中间,悄悄流行着一种叫“换妻”的游戏。
  很简单,游戏的玩法就是,大约五六对夫妻,一起吃饭甚至娱乐,吃完晚饭,妻子各自回房,房间钥匙聚拢在桌上,丈夫们摸了哪片钥匙就进哪间房。第二天再各自离开,从此相见亦不识。
  我无语。
  洛阳说完,见我神色黯然,默默缩进被子里。整个晚上,他一直背对着我。
  我记得刚结婚的时候,他喜欢抱着我,宽阔的胸膛令我很有安全感。他说:“茹茹,你放心,这一辈子我就只对你好。”
  可是时光如流水,爱情是种多么脆弱的东西,连带着诺言,都如泡沫,轻轻一碰就碎了。
  第二天早上,洛阳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没有吃我做的早饭,拎着包就走。
  我送他出门,对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说:“昨天晚上你说的事,我同意。”
  门缓缓关上的刹那间,我看到洛阳回转身,脸上满是笑容。
  
  走在一条堕落的路上
  
  洛阳指着电脑屏幕,兴奋地对我说:“参加游戏的人的资料都在这里,素质都不错呢!”
  我真的不明白,这些人,不是学者教授,就是年轻老板,为什么心灵都这么空虚,婚姻都如此脆弱?
  我看着那些男人的照片,不丑,至少和洛阳都在一个档次。而洛阳看着那些女人,连连称赞:“丰满,丰满。”男人如果纯冲着欲望而去,更多的是欣赏女人的体态,对脸蛋甚至年龄都不以为意。唉,有时候对男人真的不要抱太大希望。
  洛阳把我们的照片也上传到电脑上,那是我们结婚第二年的合影,他拥着我,而我眉目间满满一捧幸福。
  “如果你没有异议,大约就在这个周六的晚上,贝伦宾馆,费用AA制。”洛阳对我说,小心翼翼看着我的脸色。
  “好。”说完这些,我便捧着饭吃起来。
  洛阳温存地给我夹起一块鱼,对我说:“多吃点,最近你瘦了,等下我洗碗。”
  洛阳究竟算不算一个好丈夫呢?我默默地想。应该还是算的吧,虽然婚姻归于平淡,可是他没有出轨过,也有小女生喜欢他,可是他不想和人家浪费感情,不想破坏婚姻。用他自己的话说:“和女人谈恋爱,就像一场漫长的性爱前戏,累!”
  是的,他是个懒惰的人,怕累,怕陪女人散步、逛街、看电影、吃饭,他已经和我走过一次了,够了。
  他和无数的已婚男人一样,虽然渴望出轨,却只希望是场纯粹性事,省略一切细节直奔主题——就像“换妻”游戏,各自只有一个代码,连名字都省略。

  周六。
  我们各自收拾完毕,走出房的一刹那,洛阳的眼落在我的脸上,他问:“你想好了吗?后悔还来得及。”可是他的眸子里分明燃烧起了欲望之火。纵然我不肯去,我们的婚姻,还能维持多久?
  “走吧!”我平静地说。
  我挽着他的胳膊走出居住小区,有认识的朋友打着招呼,羡慕我们夫妻和谐。没有人知道,我们正走在一条堕落的路上。
  
   同是天涯沦落人
  
  吃饭的时候,大家彼此彬彬有礼,男人们谈着国际局势、地产股票,女人们说着衣服化妆品和明星人物,默契地不问对方一切隐私。大家嘴上谈论着,眼睛却不停扫描,男人看女人,女人看男人,彼此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之色。
  饭毕,男人们离开桌子,聚拢到一起谈天,女人各自回房,走路的速度十分快捷。
  我坐在房间里,房间里摆了烟和酒,我抽出一根烟,却颤抖地点不上火。我感觉紧张,像偷情的不伦妇人。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的时间,门终于开了。我没有起身相迎,只看到一双皮鞋径直走到我的面前。我慢慢抬头,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穿着整洁的衬衣,有着浓浓的书卷气质,像我们大学里其他的男同事一般,这令我紧张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他的手也在轻微颤抖,他想了想,坐到了我旁边的沙发上,说:“你比我妻子好看。”
  我沉默。他也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咳嗽起来,看来也是一个不经常吸烟的男子。
  我说:“我去洗澡了。”
  雾气弥漫了浴室,我在想不知道身处何处房间的洛阳,是不是开口第一句话,也是恭维人家的女人比自己的妻子漂亮呢?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肌肤如雪,头发如乌云一样黑亮,当年,我也曾是学校有名的美女之一,可是我的丈夫在结婚4年却对我愈发冷淡。
  我披着浴袍出来,那个男子眼睛不敢看我,低声说:“我也洗澡去。”
  我躺到双人床上,心重新紧张地跳起来。良久,他终于走了出来,没有我想象中那样全身赤裸,也是捆紧了浴袍。
  他直直地看着我,看了5分钟,忽然抱着头蹲到地上:“对不起……我想我不能……”
  原来不幸的人果然各有各的不幸。
  这个斯文男人是个典型的怕老婆的,妻强夫弱,妻子想尝试“换妻”游戏,逼着丈夫一起来。
  我起身,抱着他,这个流泪的男人瞬间击中了我的心。我们都是可怜的人。
  我们彼此拥抱,躺在床上,默默地一起流着眼泪……他的身体有薄荷的清香,不抽烟的男人是多么的干净,又是多么的性感。
  第二天早上,在宾馆门口,我见到了洛阳。他神采奕奕,我黯然神伤。
  在回家的路上,洛阳装作不经意地问:“昨晚感觉如何?我的感觉很棒。”
  我冷冷地说:“不是说好了彼此不问对方具体细节经过的吗?”
  他一怔,讪讪地笑:“只是问感觉,好,不问,不问。”
  
   被纯洁抛弃的游戏的人们
  
  洛阳在发呆。那晚以后,他经常发呆,看着我,想说什么又总是欲言又止。
  我接完电话,他冷冷地说:“是谁的电话,打了这么久?不会是那天那个男人吧?”
  我冷笑一声:“你究竟想说什么?”
  他不看我,自顾自说:“我后来看了许多资料,很多人参加‘换妻’游戏带的根本不是自己的老婆,有的是小蜜,有的干脆花钱雇的小姐……”
  我啪地一声扔掉手上的一只花瓶,说:“许洛阳,‘换妻’游戏是你自己要参加的,现在对我抱怨,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抱怨?”
  几天后,洛阳发烧了,躺在床上,我不再如以前那样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现在我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了。
  他唤着我:“茹茹,我想喝水。”
  唤了很多声,我还是走了过去,给他倒了杯水。
  他望着我,眼里含着泪水:“茹茹……我很后悔。我现在想起来,那天的女人,没有一个比你好看的,我的那个……她……肚皮上有妊娠纹……”
  我把水杯一顿,厌恶地说:“别再说这件事情了,我不想听。”
  我打算离开。身后的他在嘀咕:“……那晚我不行,我只做了一次就力不从心了……我的心满意足的神态都是装的……你……做了几次?我想起来就受不了……”
  我没有回头,平静地说:“洛阳,我们离婚吧!”
  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完字,我头也不回快速离开,洛阳追了上来。
  “茹茹,你真的不肯原谅我吗?我们那么难得才在一起……”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伤痛我心的男人,是的,我们是那么难得才在一起,我曾经那样单纯那样热烈地爱着他,可是为什么现在对他只有恨,和挥之不去的厌烦呢?
  我说:“你真的爱过我吗?还是只觉得自己吃了亏?在这样一场无聊的游戏里,你不仅输掉了次数,而且输掉了我对你的全部感情。”
  我飞奔着离开,我已经决定永生不再与他见面,当然我觉得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他,那个夜晚,我和萍水相逢的男子,不过是拥抱着彼此取暖,互相安慰在冰冷婚姻里被伤害的灵魂。我是幸运的,遇到了一个同样心地洁净的男人,没有在堕落的边缘滑得更远。
  我不知道,在这样一场“换妻”的危险游戏里,还有人会输掉什么?而我,输掉了至少表面幸福的婚姻和对真爱的信仰。堕落的过程,其实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刺激奔放,那样有快感,而堕落的结果,则更令人痛苦心碎。在爱情里,游戏的人们只会被纯洁永远抛弃。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换妻游戏失去的是什么?

喜欢 (2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