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一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2026℃ 0评论

第二十一章

Jessica起身和他们告别,她特地用眼睛勾了Robert一眼,然后说:“来,美女帅哥,抱一下,和你们在一起真愉快。”不出秦小雨所料,她给自己的拥抱短暂而敷衍,对于Robert,不仅往身上贴,还逗留着不肯收手,大概是迷恋那种体温互相传导的过程吧。
Robert既没有欣喜,也没有拒绝。
男人最令人讨厌的大概就是那种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此刻Robert既是。秦小雨拎起手提包,道了再见就拧身出了门。
还好,Robert紧随其后出来了,但俩人一路无话。感觉他们之间现在放着一个大气球,任何人的一句话,都有可能是一枚针,立刻让这个大气球爆炸。
到了家,秦小雨一声不吭地上楼,扯下大床上的床单被罩枕套,和安妮房间的一套,抱着下楼。白色和粉色的一堆布料,像云朵簇拥在秦小雨的腰间怀里,因为着急,走路都有点不稳。
Robert就站在洗衣间门口,倚门而立。
“让开。”秦小雨轻声说。
Robert不动。
“请让开。”秦小雨加大了一点声音。
他依然不动。
“请,你,让,开!”秦小雨大喊。
Robert挤出一丝笑容,说:“没想到,你那么不安分,又暗藏那么多心机。”
“我怎么了?”
“贵人多忘事啊……那我提醒你一下,你一边在这屋檐下和我扮演夫妻,一边和梁晨网络装恩爱,还不忘勾三搭四的,那么短的时间,那么短,你竟然加了至少四个男人,你那么缺男人吗?fuckingbitch……”Robert觉得秦小雨就是个无底洞,他在现实里填不满她,梁晨在虚拟的空间里也填不满她,她还要四处招摇。
“我只是为了练习英文,事实上我也什么都没做不是吗?而且,我也删除了好几个。”
“你说你加白人也就罢了,什么品位,你和印度人聊骚……真不可理喻。”
“第一,我没有和他们任何人暧昧;第二这些梁晨都知道,他觉得这样学习英文挺好,我征求过他的意见的;第三我不想把注意力只放在你一个人身上,两年后我们就会分手,没有必要太用心;第四我的确不想把心用在一个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的男人身上;第五,请不要一边装作大度宽容,一边歧视他人,白人不是天生就高人一等的!虚伪!”
秦小雨冷冷地说完,感觉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扔下床单,转身准备离开,无论去哪里,她只想哭一下,有个快速的宣泄。但她的手被Robert一把拽住,又踉跄跌坐在那堆床单上。
Robert蹲下身子,秦小雨的手腕被攥得发白,手掌无法张开。
他一点一点倾斜着身子逼近秦小雨,一字一句地顿着说:“you area fucking bitch!”
秦小雨被逼迫着仰躺在床单上,他又抓过来秦小雨的另外一只手,按压并将她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
“贱人,没男人艹你你就受不了吗?你那个懦弱的老公是不是在网上只顾满足自己?他没法插你,你就B痒痒地找个印度人的脏JB来?你个贱人,那个香港人要给你开房了,你就脱光衣服叉开大腿让他拍让他摸让吗?你个贱人,还惦记着吃二十出头的嫩草吗?”Robert一边说,一边用另一只手扯着秦小雨的衣服,也不顾她衣服的繁琐。
秦小雨的衣服艰难地被Robert扯开,胸罩被他粗暴地掀到上面,乳房被挤压地变了形状,乳头因为微凉的空气而翘立着,牛仔裤依然顽固地在腰间。虽然此刻被扯开衣服的是秦小雨,但她却觉得Robert像剥光了自己一样,一下子变得自私和狰狞。
“你起开!”秦小雨挣扎着,她不要此刻的他,她有些担心这种癫狂用一种陌生的方式,引导她到一个未知的领域。
“你不是想男人想疯了吗?来,我满足你,贱人……”说着他放开秦小雨的手,一只手抬起她的臀,一只手扯下了裤子。
“果然是贱人,内裤湿成这样了都,是想你的梁晨呢还是想发给你硬JB的冲浪运动员?要么是香港摄影师?还是那个乳臭味干的学生?嗯?说,你在想谁?!”Robert用食指沾了下她内裤上的粘液,先是放进自己的嘴里嘬了嘬,又沾一次,塞进秦小雨的口里,“尝尝,这就是你的骚味……你个贱人,让你一想起那帮男人就湿,让你骚,让你浪……”他从秦小雨口中抽出手指,用整个手掌开始带点力度地一下一下地拍击秦小雨的脸,说一句,拍一下。
秦小雨已陷入迷乱,早就放弃了反抗,脑海里是Robert用语言搭建的一个个画面,强烈浓重的色彩,人物以及他们的器官鲜活地重叠着,晃动着……果然自己那样地渴望别的男人吗?为什么他说的每一句羞辱性的话,每一下击打在脸上的微痛,都像一具硕大的阳 具拍在脸庞上一样,全是赤裸裸的撩拨?
Robert褪下自己的衣物,就在那堆粉的白的床单被罩上,在一团迷雾一样,又不知道飘向何处的云上,压倒秦小雨。他进入她,又远离她,他让她卑贱地求他,他再爱怜地进入她……他翻转她,上下左右地侵占她,她时而仰躺,时而跪趴,时而侧身……所有的姿势都不足以表达他侵占她的欲望和方式。
他又牵引着她到了楼梯,她手扶这楼梯把手,他站低一个台阶从背后进入她,他撞击她,他愉快地在她的体内鞭打她,他注入她,又掏空她……他揪她的头发,使她上身后仰,他拍打她的屁股,咬她的肩膀,他像她的十字架,使她痛苦又使她欢愉,使她肉体堕落又使她灵魂飞升……她成为爱情和性的苦修者,她心甘情愿而又狂浪不羁。
他在楼梯上坐下,双手后撑在高一级的台阶上,她正面骑坐下去,她像一辆吱吱呀呀有残破不堪的车子行走在颠簸的路上,上下左右地晃着,长发四处飘散,有的发梢飞扑着出去,有些发丝跟汗水一起黏在后背和胸口,乳房受不住束缚似的晃动挣扎。
“你好浪啊小雨,就这样,不要停,不要停,我不在乎你现在想的是梁晨还是香港男人印度男人,这些都不重要,我要的是我在你里面,你在我里面……”梁晨闭上眼睛,呼吸慢慢急促起来,伸过来一只手,用力地拧捏着秦小雨的乳房和乳头……秦小雨加大力度地挺起又坐下,她觉得Robert的描述像极了主与他爱慕着的子民的关系——“你在我内,我在你内”……她不知道这是爱欲的另一种表达,还是玷污与不敬……她被身下噗嗤噗嗤的声音催化着,已经无力去思考,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幻化成一朵带雨的云,要飞升到天空,又要倾盆地浇灌下来……终于,她感到下身的憋涨,微微抬身,一股热流喷涌而出,灌溉了Robert的整个身子,他的肚脐处,积了一洼清水,他的乳白色浆液一部分及时勇猛地冲进她的子宫,一部分则被她的清泉打散,释开,顺着他的丛林,穿过股沟,渗入楼梯的绒毯里……
“哦……babe……”Robert缓过神来,一把搂抱住已经瘫软在自己身上的秦小雨,柔声地说着,“I loveyou。”
秦小雨眼角滴下两滴眼泪,她鼻音浓重地说:“我讨厌你!”
Robert扳过秦小雨的肩,开始亲吻她,像补偿一般……刚才的战斗始于嫉恨,所以他们都忘记了亲吻对方。
“你讨厌……你……呜呜……你在她家都做什么了?”秦小雨在吻的间隙问。
“没做什么啊,只不过……嗯,吃一口我再告诉你。”他用双唇完全裹住秦小雨的嘴巴,“你的嘴巴小巧的很,下面的也一样粉突突的小巧。”
“快说!”秦小雨用手揪着Robert的耳朵。
“好吧好吧,去他家后,先修洗衣机,然后洗了手帮她儿子解答了几道生物学题,她回家后就一直在准备晚饭,忘了说了,她先洗了澡,换了一身睡裙,香喷喷地老在我眼前晃,后来他儿子回自己的房间后,她就拿出红酒来,要我陪她喝,我坚持要咖啡,就那样坐在沙发里听她讲了很长时间她平淡无奇的婚姻……到时间了我就告辞了。”
“不信,她肯定勾引你了。”秦小雨噘着嘴说。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勾引,反正我临出门的时候她非说我鞋带没系好,蹲下去帮我系鞋带,你知道,那种宽松的睡衣,我很无意地扫到了她的胸,不过没你的大,没你的好看……”
“讨厌!流氓!你还敢看她的胸!”
“我来不及闭上眼睛啊……”
“还有什么快说!”
“再就没有了吧。”
“不老实,仔细想想。”
“嗯……嗯,对了,刷碗的时候她让我帮他从后面系上围裙,我系好之后,她又说背正中间那里痒,我就用手指隔着她的衣服帮忙挠了两下,我发誓我没有多动,但是我仍然感觉到她没穿胸罩……当然后来我也不小心看到并证实了我的猜测。”
“流氓,挠个痒痒都能注意到人家穿没穿胸罩。”
“我无意的嘛。”
“哼,那我也是无意的,我不小心加了那么几个人,又不小心删了,干嘛还怪我?”
“不是还留着那个印度人吗?要不哪天约家里来?让他给你做顿咖喱饭,受受熏陶?”
“讨厌,你故意!”
“那怎么办?”
“我一会就删了他,真是的,还说反话,当我听不出来。”
“还有呢?”
“还有啊……在微信设置里关闭查找附近的人功能,然后,网上和梁晨聊天也尽量避开性,对吧?”
“不错,聪明,我喜欢,就像我喜欢……你的瀑布一样……”Robert又抱起秦小雨,一阵狂吻,吻到身体再一次发硬。
秦小雨一边用手推挡着,一边在Robert耳边娇嗔:“贪吃。”
Robert不顾秦小雨的推挡,又一次抱起她,走进厨房,这次他放她到冰凉的操作台上,他说:“我要在这个家里的每一处都留下我们的痕迹,每一处,凡是你能想象得到的每一处。”
秦小雨亲吻着Robert的脸颊,顿觉一丝伤感:“可是,两年后,你大概不会喜欢再留在这个家里。”是啊,痕迹太多,太难擦除,如果每一次的烙印像今天这样深刻,可怎么忘怀?
“别想那么多好吗?”
“好吧好吧,感受现在。”
“我让再你好好好好感受一次……”
Robert分开秦小雨的双腿,他轻柔地在周围摩擦,像贪玩的孩子不愿意回家,总在门口逡巡一样,他用同一种柔和的声音问:“喜欢我刚才那样吗?”
秦小雨有些羞涩地点点头。
“和现在比,更喜欢哪样?”
“那样。”
“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那样,哗啦一下,像泄洪了一样。”
“讨厌……”秦小雨闭上了眼睛。
“这次我温柔一些好吗?做个温柔的梁晨?或者温柔的印度人?温柔的香港人?温柔的学生弟?”
“不要!”秦小雨捶打着Robert。
Robert不理会她挥舞的手,只是一个推送和进入,秦小雨便无力地垂下了手……
“感受得到吗?现在是我,而不是梁晨,也不是别的任何人,是我在你体内,是我艹你艹到潮喷,是我一次给你十几次的高潮……我才是你的老公。是不是?是不是?”Robert在秦小雨的呻吟声里一边挺进一边说。
“嗯……是……是……”
“给我生个孩子吧!”Robert更深地顶撞了一下,就像灵魂突然撞开一扇门那样,他说。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一章

喜欢 (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